关于风的文章_英语文章翻译|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阁楼里的男人-[都市小说]

来源:激情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1

      天快黑了,街上的行人打着雨伞缩着颈脖,急匆匆地在冷雨中穿梭。
      气温骤然下降,顿感寒气逼人。我添加外套时,电视里正在播报气象信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播音员张合着大嘴巴,说本市即将迎来一股强冷空气,提醒市民做好防寒保暖措施。
      大嘴女播音员的画面刚刚隐去,一位老顾客踏进店门就说,这鬼天气要冻死人了。我笑着说多喝点酒就暖和。心里却暗想,老天爷,冷吧,继续冷下去,最好下场暴雪,这样我的白酒生意就火了。
      我在东城待了快两年半的时间,是三舅带我来的。高中毕业后在工厂打工,工厂的上班时间长环境也不好,我没心思呆下去就经常这个厂跳那个厂,跳来跳去最终把生活跳得一塌糊涂,有时连吃饭都成问题。三舅在东城开了现在这家专营白酒的小店,他看我无心在厂里上班,就把小店让给我打理,自己跑运输去了。我不喜欢喝酒,所以对酒不感兴趣,也不喜欢整天呆在沉闷的店里。心里不畅快也不敢说出来,怕三舅训斥,说那些年轻人要学会吃苦,要学会独立等等毫无新意的老话。很多时候我坐在店里发愣,或者看一些无聊的电视节目。
      天黑了下来,我站在店门口看或明或暗的灯火。雨点伴随着风,在灯光的映照下像一群小小的没有灵魂的生灵在跳舞。一只丑陋无比的耗子从我脚下一蹿而过,鬼一样进了隔壁的店里。
      隔壁是一家公话亭,近一个多月来店门时开时关,店门口贴着一张写有转让二字的硬纸片。老板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女人,身边带着一个小女孩,据周围的一些老板说,这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染,被她老公甩了。我不信,一个说话轻柔,经常面带微笑的人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我乐意和她说话,她也经常小弟小弟的叫我,比我亲姐叫得好听。
      强冷空气在东城持续了好几日,过后天气转晴,气温回升。国庆前夕,女人终于把店盘给了一个男人。那天傍晚,天气阴沉沉的,一辆小型货车停在了公话亭门口,一个衣着整洁,年约四十岁的瘦高个男人,把一些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从车上卸下放在店门口。小货车开走后,男人拉起卷闸门,把东西一件一件搬进了店里。最后,男人从一个装过哇哈哈饮料的纸箱里抱出一只大约一个月大的小猫。
      当天夜里,男人便睡在了阁楼上 。
      男人每天早上七点或七点多一点打开店门去市场买菜,从市场回来后便开始了一天的生意。男人很少走出店门,也不太喜欢主动和周围的老板们说话,没生意的时候坐在店里看电视,或者逗小猫玩耍。时隔不久,我就听到周围的一些人说男人不像做生意的人,没有哪个生意人会像他那样哑巴的。又说现在的公话亭都过时了,黄昏产业也捡来,没一点生意人的眼光和头脑。周围的人都对男人没什么好感。我也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奇怪,我是他一墙之隔的邻居,相互也很少说话,见了面只是笑笑,或者问吃了没?生意好吗?
      男人店里的生意还不错,常常见到他坐着或站在放钱的柜台边忙碌的身影。男人对顾客轻声细语,脸上荡漾着和善的笑意。
      一天,男人主动过来和我说话。他说他二十岁不到就出来闯荡,开始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后来进工厂当流水线工人,人生过半了还一无所有,是个标准的“三无”人员。他自嘲地笑了笑,递给我一支烟又说,小兄弟,麻烦你帮我申请个qq号,我们这代人被淘汰了,也学学你们年轻人qq聊天。在我帮他搞定qq号时,他很感激地再递我一支烟。
      马上过年了,你回老家吗?男人问我。
      我不回去了,我说,你回去吧?
      看看吧。男人说。
      你有老婆孩子,还是回去过年好。我说。
      男人不自然地笑了笑,猛吸一口烟,没说话。
      往后一提到老婆孩子这个话题,男人不是把话岔开就是沉默不语。
      快要打烊的一天夜里,对面五金店老板招手叫我过去喝酒,我说不想喝。五金店老板说喝点啤酒不会死的,哪有卖酒的不会喝酒的道理?
      喝了几杯酒,五金店老板问我有没有见过公话亭男人的老婆。我说没见过。五金店老板说,肯定没老婆,要不过年他怎么不回去,脸上掠过一丝令人不舒服的笑,又说,这么老了没老婆,他惨了。
      男人迷上了在手机上聊天,生意不忙时就坐在凳子上唧唧唧按动着手机,时而笑笑,时而伸手摸摸睡在纸箱里的小猫。看上去男人过得很惬意,他可能没有意识到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目光。
                                                 2
      木棉花开得正旺的时候,男人店里多了个戴眼镜的年轻女人。开始我以为女人是男人的亲戚,可一到晚上男人和女人一起睡在阁楼里,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女人欢快的叫声。女人是男人的老婆?女朋友?还是情人?
      白天,女人不在店里,只有夜里才回来。
      老板, 你老婆在工厂上班?一天我这样问男人。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觉得说老婆比较合适。
      是的,男人很满足地说,她在一家电子厂做文员。说完递给我一支烟。我发现每次都是他主动给别人发烟,这不是一个小气的男人。我这样想。
      你有女朋友吗?男人吸着烟,直看着我,问道。他脸上泛着光,像打了蜡的老家具,暗哑光。
      有过,分手都快一年了。我如实说。
      要懂得珍惜感情,我年轻时就不懂得珍惜,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尴尬人生。男人敞开了说,小兄弟,要是遇到了好的女孩就结婚,早结婚有早结婚的好处,千万不要像我一样错过了好机会。
癫痫病治好花多少钱ord;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68,68,68); FONT-SIZE: 14px; PADDING-TOP: 0px">      之后,我和男人常在一起聊天。其实男人很健谈,懂得的东西也不少,人也真诚靠谱。相比周围的那些老板,我更愿意和他在一起。或许相互都认识了,男人有时也会和周围的人扯闲话,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男人的笑声很爽朗,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衣着干净得体,精神比刚来时好了许多,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三十四五岁。
      女人只在店里吃早餐和晚饭,每天早上都能听到男人喊女人起床吃早餐的声音,有时要喊上两三回。中午男人随便吃一点,晚饭就丰盛多了。女人回来后,男人在狭小的厨房里忙碌着,女人坐在一边看电视、修指甲、涂指甲油。我第一次发现指甲油的颜色有很多种。饭菜弄好后,男人支开一张小桌子,把一盘一盘的菜摆放好,给女人盛好饭后便拖长音调说,开饭喽!女人就对男人笑笑。小猫知道有吃了,围着桌子哇唔哇唔叫。男人一边给小猫弄吃的一边说,叫叫叫,每次都你先吃!语气里没有责备,是喜欢,仿佛在对一个可爱的小孩说话。
      这猫都快成你儿子了。女人打趣道。
      和男人相比,女人还很年轻,我想最多也就二十六七岁。容貌说不上漂亮,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有股吸引人的东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很多时候我不敢正面看她,可心里又想多看上几眼。
      女人刚来的时候,周围的老板们都感到很惊讶,说肯定不是男人的老婆,像他这样的男人能有这样年轻的老婆吗?时间长点,他们就说男人和女人是情人关系,好不了多久,不信就等着瞧。看他们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我想人心怎么就会这样复杂呢。
      每到夜里,男人和女人在阁楼里小声说着话,间或传来笑声和那种使人想入非非的声音。阁楼是用木板隔开的,夜深人静时稍有动静就能听见。我想男人和女人也不是故意要发出那种声音。
                                               3
      每年夏天,东城都有台风来袭。“海藻”过后不久,“鲨鱼”又尾随而至。“鲨鱼”的破坏程度比“海藻”强多了,凶猛的“鲨鱼”正面袭击东城,使整座城市的交通处于半瘫痪状态。街道两旁的绿化树被吹得东倒西歪,有的甚至连根拔起。树枝、树叶、废纸片、广告牌等满天飞,仿佛是世界末日来临,又似在看好莱坞灾难大片。我喜欢台风,每年都盼望台风来临。燥热烦人的夏天特难受,若没有刺激的事情发生会让人更难熬。
      台风过后,女人很少回店里了,有时一连好几天都看不见她。莫非被“鲨鱼”拖到海里去了?我带着疑惑问男人,老板,你老婆去别处上班了吗?男人正在整理壁柜里的手机配件,没看我,半分钟后摇摇有点谢顶的头,叹口气说,别提她了。怎么啦?我更加疑惑。男人不再理我,继续把手机电池、万能充、蓝牙耳机、数据线、读卡器等归类摆放好。
      一天夜里,我上床睡了,迷糊中被卷闸门的声响弄醒,继而听到男人说,你先洗吧。没听到回话。十几二十分钟后,从阁楼里传来女人的声音,你别碰我!
      原来是女人回来了。
      女人又说,以后你少管我的事。
      男人说,我是提醒你,没有管你的意思。
      不稀罕。女人说,我是你什么人?
      你是我女朋友!男人的声音有点大,明显心里有火。
      女朋友?女人说,你能给我一生幸福吗?你给不了!你只能给我短暂的快乐。
      你的话有矛盾。男人说,有快乐才会感到幸福,幸福的人才会快乐。我能给你快乐说明你就是幸福的。
      我被男人和女人的话绕糊涂了。但我觉得男人说的很有道理。
      男人又说,我是爱你的,真心真意爱你的,难道你还不懂我的心?
      我问你,真爱是什么东西?真爱能值几个钱?女人说完后“呵呵”笑了几声。
      真爱是人类情感的最高境界!男人很激动,继续说,真爱跟钱搭不上关系!真爱是人......
      别扯了别扯了,睡觉!女人快速打断男人的话。
      好久,阁楼里没了声息。我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此后,女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4
      阴冷的北风吹得道路两旁的树枝“哗啦啦”响,干枯的树叶被风吹起又落下,继而在地上没头没脑地旋转,即刻仓惶往别处遁去,了无踪迹。萧条的景象笼罩着东城的上空。
癫痫病早期有什么症状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68,68,68); FONT-SIZE: 14px; PADDING-TOP: 0px">      生意一天比一天差,有时一天的收入还不够一天的开销,看样子又要来一场金融危机了。
     五金店里有几个人在玩斗地主,我在旁边看。有时因为对家出错了牌双方大声指责叫骂,要不是有人劝阻肯定会动手打起来。不玩了不玩了,一人把手里的扑克牌一扔,嘴里叽里咕噜叫骂着。
      五金店老板探出半个瘦小的脑袋朝公话亭看了看,嘿嘿了两声,说道,我早就看出了那女人不会跟他长久的,你们看你们看,我不是胡说的吧。看五金店老板那得意样,仿佛他是世界顶级的预言家。
      看来他打光棍是打定了。一人回应说。
      这下他更惨了,夜里怎么解决呢?另一人接口说。
      现在的“鸡”到处都有,就怕他舍不得花钱。
      舍不得花钱?舍不得花钱就只能自己解决了。
      ......
      我听不惯这些人的胡言乱语,转身离开。
      男人又恢复了开初时的少言寡言,甚至更沉默了,一天难得见他出来和人扯上几句话,也不在手机上和人聊天了。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很少去打扰他。有时见他坐着一动不动,半个身子靠在墙上,灰暗的眼神木然地望向店门外的一方天空。
      太阳的脸阴沉了好几日,这天午后终于露出了小半个脸。我坐在店门口晒太阳。
      男人站在店门口抬头看了看天气,对我点头笑了一下,又进去了。不久,男人端着一大盆热水放在店门口,进去抱出小猫放在了水里。
      给猫洗澡啊。我说。
      好久没给它洗了,你看都脏成这样了。男人说,它开始换毛了,你看是不是长大了好多?
      的确,眨眼间小猫长大了许多。猫的身子圆滚圆滚的,毛色不一,有黑有白有黄,尾巴的末端是白色的;脑门上有个圆圆的白圈圈,看上去像个一角钱的硬币;两只小耳朵是黑色的,四只脚的脚趾又是白色的。阳光下,小猫眯缝着眼晴,很享受地任由主人摆布。
      好可爱的猫。我说,给它起名字了吗?
      起了,刚抱回来就起了。叫黑白。
      洗好后,男人用一条干净的毛巾小心擦干黑白身上的水珠,然后又拿来电吹风仔细把黑白的身子吹了个干透。
      你的生意好吗?男人说,我这边差得不行。
      都一样。我说,没办法撑下去了。
      唉!男人叹了口气,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了,小兄弟,你还年轻,找找别的出路看看。
      我在想,我还能干些什么呢?
      黑白蜷缩着身子,很舒服地睡在纸箱里。
      晚饭后,男人急急来找我。见他脸色很难看,我问出什么事了。男人说,刚刚接到家里电话,我妈快不行了,我得马上回去。小兄弟,黑白就要交给你照看一些日子了。说完把店门的钥匙给了我。
      男人收拾好几件衣服匆匆走了。看着男人微驼的后背,一股酸楚涌上我心头,但愿他妈妈平安无事。
                                               5
      男人回老家一个礼拜后,我拨打了他的手机,不通,关机状态。此后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
      这天早上,我起得比往常晚了许多,感到浑身无力,是感冒高烧的症状。打开店门,外面正下着雨。我在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感觉撑不住了,于是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些感冒退烧药。服药后不多久,药效起作用了,眼晴睁不开,困得不行。看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心想也没人来买酒,于是拉下卷闸门上阁楼睡觉。
湖南哪个医院看羊角风好HT: 0px; FONT-FAMILY: Tahoma, Helvetica, SimSun, sans-serif; WORD-WRAP: break-word;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68,68,68); FONT-SIZE: 14px; PADDING-TOP: 0px">      我是被一阵猫的惨叫声惊醒的,接着传来五金店老板骂骂咧咧的声音。阁楼里黑暗一片,应该是晚上了。我猛然想起,一天都没给黑白东西吃了。我赶紧起来,打开店门。暗淡的灯光下,黑白浑身湿漉漉地蹲在店门口的一个角落,口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猫怎么啦?我问五金店老板。
      我刚烧好一条鱼,转眼就被猫吃了。
      我抱起黑白,发现它的后腿有一条被打断了。
      至于吗,你。我责备五金店老板。
      主人没用,养的畜生也没出息。五金店老板骂道,没用的东西还留下来干嘛?
      二十天过后,男人回来了。
      那天下了一场急雨。我正在店里给一顾客灌一塑料壶酒。一人在我后面说,小兄弟,给我店门钥匙。我回头看是男人,吃了一惊。男人浑身湿漉漉的,头发蓬乱,胡子拉渣,灰暗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回来啦,怎么这样狼狈?我说。
      刚下车就下雨,也没地方躲雨。男人看了看自己湿湿的衣服。
      这么久才来,你妈妈没事了吧?
      人没了。男人的目光暗淡。
      我愣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黑白断腿的事,男人去找了五金店老板。去之前见他气鼓鼓的连抽了两根烟。
      老板,猫吃了的那条鱼多少钱?我赔你。男人脸上带着一丝令人不安的笑。
      赔就不必了。五金店老板在修理电压锅,头也不抬说了一句。
      必须要赔!男人说着把一张百元纸币扔给对方。
      你这人怎么这样?莫名其妙。五金店老板停住了手里的活。
      你看不起我没什么,但你不能这样毒打猫。男人说完便愤然离开。
      我又不知道是你家的猫。五金店老板说。
      谁家的也不能这样。男人回应了一句。脸色黑得难看。
      男人变了,变得更加沉默了,变得不打理自己了,头发胡子长了不修剪,一副邋里邋遢相,看上去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深夜里,酒后的男人在阁楼里唱着我听不懂的歌,节奏快慢不一,每一句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像是某个地方的山歌。男人一会儿唱一会儿哭,偶尔发出一阵阵大笑。躺在床上的我捂住耳朵,要等他安静了我才能睡。
                                              6
      男人每天早上还是七点钟左右起床,不同的是很少见他去市场买菜了。有好几回,我发现店里没人的时候,男人独个儿自言自语,时不时还笑,那种没有声音的笑。或者用他那双空洞的眼神久久地盯着某个物件,一动不动。仿佛他看到的东西很神奇,或者是吓人的魔鬼。
      我有些怕男人了,和他在一起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天黄昏,我斜靠在店门口看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看来马上又要下雨了。这时,出租店铺的胖子老板来了,他进了男人的店里。
      我听胖子说,合同昨天到期了,你还要续租吗?
      要续租。男人说。
安康那个医院看癫痫好?COLOR: rgb(68,68,68); FONT-SIZE: 14px; PADDING-TOP: 0px">      那就再写一份合同,胖子说,续合同要交一万五的喝茶费,同时从下个月开始租金要涨一百块。
      又是喝茶费,我靠!听胖子说后我心里很是不平。当初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想出的主意,没理由的多吃人家的钱,难道就不怕吃进去屙不出?什么世道! 
      什么喝茶费?男人不解地问。
      喝茶费你都不知道?你刚做生意的吗?这规矩都好几年了,难道你上面那个女老板没告诉你?胖子沙哑着嗓子说。
      我从来就没听说过喝茶费,男人说,涨租金是合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费我一分都不给!
      不能接受你就退出吧,我这么好的铺子不愁没人要。
      我不退出!男人的声音好大。
      不退出就续签合同,交上喝茶费,要不你今天就给我走人!胖子的声音也大。
      我就不走。男人接着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
      粗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雨声掩盖了男人和胖子的说话声。雨水飘进了过道,我赶紧闪进了店里。
      我刚点燃一支烟,就听到胖子的惨叫声,如杀猪般拼了命嚎叫。我一怔,忙起身出去。刚到门口就看见胖子双手捂住血淋淋的脸冲了出来,大叫救命。男人手持菜刀朝胖子背后又猛砍一刀,口里骂道,狗杂种我砍死你,砍死你这狗杂种!
      胖子拼命逃,男人在后面追。没跑多远,胖子跌倒在地,男人上前按住胖子。雨幕中,只见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起起落落,落落起起......
      周围的人都站在自家门口看着惊人的一幕,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胖子不动了,远看像一堆黑乎乎的烂泥。男人身上沾满了泥水和血迹,他看着众人惊恐的目光,大声说,这狗杂种该死,他该死,他真的该死!说着回到了店里。
      不久,先后来了一辆急救车和一辆警车。
      男人戴着手铐被推上警车的那一刻,他回头喃喃对我说,小兄弟,黑白又要交给你了,黑白又要交给你了。我眼眶里满是泪水,喉头紧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中午,东城电视台都市频道播出了一条新闻,男主持人用带有些许情绪化的语调说,昨天傍晚五时三十分左右,本市城南源头路十四号商铺发生了一起持刀行凶案。伤者身中十二刀之多,截止发稿前二十分钟,伤者仍昏迷在医院里。凶手手段残忍,其行为令人发指。据初步调查,发生血案的原因起于喝茶费之争,这喝茶费一事媒体曾经披露过,但收效甚微。这一血案给我们敲响了一记警钟,同时也希望有关部门重视此事,加大管理力度,万不可再酿成类似的悲剧!
      看完新闻,我把手里的水杯摔在了地上,骂了一句很脏的话。
                                                7
      每天起来看到紧关着的公话亭店门,我心里会莫名地一阵难受。
      胖子的命大,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又回来了。命是保住了,但他的余生将在病床上度过。
      男人精神已失常。至于是否追究男人的刑事责任,还待通过司法鉴定,男人在行凶时是否就已精神失常了。
      我见到男人时是在东城精神病院的住院部,他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蹲在病房的一个墙角里。我万万没想到男人会不认识我了。他目光呆滞地看着我,表情非常奇怪地笑了笑,说,我明天就带你去买飞机,买这样大这样大的飞机。男人边说边比划着大的程度,然后张开双臂在病房里转圈,学飞机飞行。男人“飞”了一会儿,突然停止了动作,转身对我吼,滚出去臭女人!你们都要我死,你们都是鬼,个个是鬼。男人捂住脸不敢看我,口里说着鬼呀,鬼鬼鬼!
     见我流泪,站在一旁的男人表哥说,小兄弟别难过,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把他这病医好。
     我从走廊里把黑白抱了进来,黑白一拐一拐地走到男人面前“喵呜”了两声。男人很开心地笑了,抱住黑白抚摸着,口里喃喃道,小狗狗你真可爱,真可爱。男人抬头乞求我,说,小狗狗送给我好吗,我喜欢小狗狗。我不骂你了,真的不骂你了,送给我小狗狗好吗? 
      我使劲点着头,泪水再度夺眶而出。
      不久,我把白酒店盘了出去。在一个天刚放亮的早晨,我跨上了开往老家长春的列车。列车启动的一刹那,看着车窗外东城的建筑物和天空,我又有了流泪的感觉。

      列车汽笛一声长鸣,车速在不断加快,车底下有节奏的“咣当咣当”声提醒我,路,还很漫长。

(更多内容详见:胡杨树博客 )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